筒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筒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不再忠实的爱情[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2:26:21 阅读: 来源:筒灯厂家

日上三竿。农历二月底属早春,太阳也照的让人从心底升起一股燥热。

山涛望了对面一眼。从早上六点干活到现在,虽说时不时也歇歇,但几斤重的锄头,抡上抡下的确实耗了一身力。

他转身脱下身上最后一件毛裳,走回园头坐到田埂略显绿色的草地上。

那家的门终于开了,走出一个十八九岁模样的姑娘,她手里挎着竹箩子向这边走来。

她叫青桦,和山涛一样今年十九岁了。初中毕业山涛继续上高中,而她一个女娃,在老一辈人眼中读了书没用,反正要嫁的。于是她就落下,一直呆在家里,帮忙着干农活。

她心地好,水灵灵的脸蛋、一竿柳腰,在村里人的眼里就是一支花。

她和山涛青梅竹马,感情也浓浓的。

去年村长儿子满二十,上门来要提亲,村长的提议很快被其父答应了。村长在村里有地位、有钱、说话响亮,把女儿嫁给他儿子一辈子幸福。

她死活说不同意。其父一听就跟她急,拍着桌子说:“这事给你说是通声气儿,管你同意不,我定了的。”她不说话了,扔了筷子,饭也不吃就上楼了。

村长耳朵长,听到姑娘的风声。第三天就备了礼登门要换生辰八字,想定了亲套住再说。

这下她急火了,红着关公脸,手指着村长的面说自己心里有山涛了,这门心思叫他想都甭想。还说他儿子一幅高高在上的鸟样看了就叫人恶心,发晕,想吐。村长一听,当下就气的小气大喘的,趔趄的走了。

山涛毕了业,没考上大学,带着失落的心情回到家里。

从此两人形影不离的,缠的更紧了。就这个春来说,青桦非要顶了山涛的母亲,亲自为他做点心。

看着心上人转了几个弯,越走越近。山涛猛的站起来,把锄头抡的高高的又狠狠的扎下去。这样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硕大的汗珠就从他的脸,他的背,一颗一颗滚出来。可他心底乐着,掘的一次比一次凶。

青桦到了,看见山涛猛抡着,浑身是汗,心揪在了一快,急步上前,扯下他的肩说,咋拉,要把这身子骨累坏才心甘啊,快把这点心吃了。

见她转身往回走,山涛忙丢了锄头跟上,心里乐滋滋的。每次他就爱看青桦心疼他的样子。

炊烟断后,天就暗了下来。农舍点起了盏盏青灯,那灯光仿佛隐藏着深深的秘密。

山涛吃了饭,就来到院前的路口。他顺手折了两片树叶,含在唇口对着下面吹起了叶曲。这是他和青桦的约会暗号,他几乎每晚都吹。

开门声过,屋子里走出了青桦。她上下一身白,晚风吹过,她的长发向后飘着,就像刚从天堂里降临的黑夜天使。

他们来到屋子后山的坟地上,这里是是他们的约会地点。虽然农村有鬼神传说,但有爱的存在,这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甚至可以被忽视。

早晨,太阳像个偷懒的孩子,悄悄的探出了脑袋。宁静的农舍旁响起一支清明的叶曲,一遍,二遍,三遍..直到停止也没有人去理会。

日上三竿,山涛才睁开惺忪的睡眼,窗外明亮的光线刺向他的眼睛,他反射性的一骨碌起床,穿上昨日干活的衣服,嘴角不停的嘀咕着。来到楼下看着爸妈给他留下的饭菜也来不及吃就匆匆向山下面跑去。

青桦知道他来了,但心里有气,没理他。

山涛急了,一把抱起她放在一旁,手往口袋里一摸,利索的摸出一串冰糖葫芦,塞到她手上。

看他急的熊样傻转着,她扑的一声,忍不住笑了。

回家的路上二人又热热闹闹的,二人你前我后的,别有一番春色。

黄昏的路口比往日要来的特别的热闹。

村里一位在外地打工的妹子回来了,她的洁白皮肤更让村里的男人拉长了脖子。

听说她挣了好多钱,还带回了好多东西,又洗衣机又电视机的,喜得她阿爸阿妈乐得合不了嘴。

消息很快传开来。村里人说这姑娘乖,能挣钱。也有人说,大字不识一个的,能挣这么多钱,该不会是走歪路弄的吧。人们纷纷议论着,传到青桦她爸的耳朵里,她爸心里就盘算开了,要是咱家青桦也去挣钱,读过书的,一定比那女娃子强的,她爸一想着就乐,晚上就把这事给青桦说了。青桦心里急,拿不定主意,来问山涛。

二人坐在坟背上和以往一样,没说话,但气氛,有点儿沉。

“你打算咋办?”山涛问青桦。

“我听你的,”青桦看着他。

早上山涛刚起床,就看见青桦的小弟在院前来回的走着。山涛于是走到他身边,问有事不?小弟说,他阿爸说了,如果他姐不去挣钱,下半年就不给读书了。

求求你啦,山涛哥,爸说姐就听你的话,你就让姐去挣钱吧。我要和你一样,读初中、高中、还要读大学,小弟哭了。望着他纯真的泪,山涛握紧了拳头,然后无奈的点点头。

青桦你去挣钱吧,山涛呼了口气终于说出决定,我爱你,我不愿看着你与我过穷日子,也不因为我的爱而去毁掉小弟的一生,你去吧..山涛我..青桦再也说不出话。

青桦拿过冰糖葫芦,把头钻进山涛的怀里哭。“我会给你写信的,”这是青桦给山涛的承诺。

山涛会意的点点头,把她抱的更紧更紧..青桦和刚回来没几天的那个妹子走了。

半个月后山涛收到了青桦的第一封信。他欣喜若狂的跑到后面的土坡上,先用手上下的轻拍着胸,然后再打开信。

涛:来到这个城市,我什么都不会,一切都很陌生。我在理发店工作,下班回家后我就呆在房间里。阿秋整天和男人出去玩,我很无聊很寂寞。每天我都在想你,你也想我吗?涛。

看了信,山涛又喜又忧。喜的是青桦对他的爱没有受到时空的阻隔,忧的是青桦一个人的日子过的很清苦,不知道她能否熬祝又是半个月,山涛收到了青桦第二封来信。

涛:时间过的真快,又是半个月了。我对这里有些熟悉了,我学会了很多东西,一个人的时候我会去逛逛街,买些东西吃。你在家里的日子还好吗,还想念我吗?山涛安心了,可从此后他再也没有收到青桦的信。他给青桦催了好几封,都音讯全无。

炎热的夏季过去,秋天来了。这是一个感伤的季节,山涛望着落地的红叶,他笑笑在心里想:这种日子马上就要结束了。因为昨天,小弟跑上来告诉他,说他姐今天要回来了。

早上,他早早起床,站在院前的路口等待着心爱的人儿归来。

青桦回来了,为什么没有写信告诉我,难道是要给我一个惊喜。是的,一定是这样的,山涛心里此起彼伏。

中午到了,阿妈叫他吃饭,他说再等等。过会儿,阿爸叫他吃饭,他说不吃了。山涛依旧站着,像一座石雕。

黄昏的路口和以前一样热闹了。

晚上山涛吹了叶曲,青桦出来了。穿的衣服也很鲜艳,还抹了唇膏,涂了眼影。她变的美丽了,美的妖艳。

两人来到坟背上,山涛和以前一样掏出一串冰糖葫芦递给青桦,青桦接过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说,这东西很脏的,你真老土,到现在还送这。

山涛一听就红了脸,低下了头。

过会儿,青桦说自己有些累,要回家睡觉了,二人就起身走了。

第二天晚上山涛又吹了叶曲,一遍,两遍,三遍..终于门开了。

又是来到坟背上。一坐下,山涛就把青桦搂了过来,亲一个嘴儿。青桦用手挡了,山涛就又说,不,是吻一个。说着把嘴凑过去,青桦打了他一巴掌,说:“有这个必要吗?”山涛惊讶的捂着自己打红的脸,大吼,为什么没这个必要。

我在信上说明白了,青桦吼道。

什么信,我怎么没收到?

山涛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茫然的拖着身子往回走。

望着山涛拉长的身影,青桦哇的一声哭了。她哭的悲痛欲绝,只因为她不再是原来的她了。她一辈子最遗憾的事是在那个山坡上没有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山涛,她现在不再是纯洁的女人了。

回到家里,阿爸阿妈手里拿着几封信,来回的走着。他知道那是青桦写给他的信,被他们扣下了。

山涛急急走过去,抢下信,一封一封的对着灯看过去。

从信上他知道青桦离他越来越远了,直到最后一封。

涛:见信好!我有男朋友了,他对我很好。带我去逛商场,吃西餐,买漂亮衣服,我玩的很开心。他说他爱我,我相信了。我们就这样吧,我以后不会再给你写信了。再见!忽然,山涛扑通一声跪下。

爸妈,儿知道你们用心良苦,是儿不孝,儿没用,请你们原谅。爸妈,儿明天要远行,请你们允许,山涛依旧跪着。

阿爸说,我知道你要在自己的家乡办一个农场,但这也需要钱。你去挣钱,爸妈都支持你,起来吧!清晨,太阳还在睡觉,还做着甜蜜的梦。

山涛手拖着一个包走出门,风很冷,迎面扑来,让他有一股爽的感觉。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