筒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筒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东南亚的中国矿主

发布时间:2020-10-17 01:57:40 阅读: 来源:筒灯厂家

东南亚的中国矿主

“以前是一只脚进去,后来另一只脚也进去了,现在连屁股也进去了。”之前做机械设备的陈明华2008年进入矿产业之后,已经完全转型。9月17日,陈明华受印尼金水门集团地产和矿业公司邀请,去考察后者的一处锰矿,金水门希望与陈明华的鑫铭泰国际矿业公司在当地合资兴建炼矿厂。  金水门集团拥有三十几处矿山,包括煤矿、铁矿、锰矿和镍矿等,其中60%~70%的原矿是出口到中国的,占到印尼出口中国原矿的10%。它们与中钢以及温州的华帝等中国公司也有合作。现在金水门希望能引进中国的技术和设备在当地冶炼。  事实上,随着中国对能源资源的需求日益扩大,以及能源资源产品价格的不断攀升,很多中国商人早些年就开始大量走向海外投资矿山,而东南亚也是一个集中之地。不过,在东南亚的投资者却历经风雨,而且鲜有成功者。  “每天有3000中国人到印尼找矿”  今年年初,陈明华在菲律宾的金矿开始出矿。他将主巷道命名为北京道,两条支道则分别命名为上海道和厦门道。主巷道是在掘进387米时就找到了矿脉,现在整个矿道已经有600多米。  陈明华又在离矿山40分钟车程的地方兴建了一个冶炼厂。其冶炼设备是采用山东金诺公司的设备,“这是黄金冶炼设备比较好的一个,真正的技术工人也是从山东请过来的,就7个,而开矿的工人都是当地人。”  他对这个矿山是很满意的,“每吨矿石含金7g,这样的品位已经很好了。整个矿现在平均出来都在这个数量。现在力图加到每天出矿30吨左右,因为通风设备还不完善,如果好的话可以一天100吨。”这些黄金按照国际金价卖给印尼国家银行。  事实上,陈明华在此之前对矿山一无所知。他出生在印尼,在上世纪60年代回到中国福建,并取得中国国籍,在那度过了20年之后又去香港定居。他的商业经历已经换了三个行业,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他在福建做纺织成衣,1996年又开始转型做净水设备。  “2008年9月份之后,整个矿产包括煤、铜价格都掉下来了,那时候所有中国的投资者、收购者都回去了。我的一个好朋友是挪威人,做海上油井的,介绍我到这个行业。”陈明华介绍说,当时铜价是2.8万元人民币/吨,而现在已经是6.8万元/吨。  在金融危机之前,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不断攀升,中国投资者大举进入海外。“现在中国投资者开始回涌,大概从2010年5月份开始,主要以铜矿为主。”陈明华说。实际上,东南亚国家矿产资源丰富,尤其是矿业大国印尼。  金水门集团地产和矿业公司董事长王威威说,据说每天到印尼机场的中国人中就有3000人是来找矿的,他也亲自接待很多中国商人去考察。印尼中华总商会理事会常务主席陈泳志表示,在印尼有1000多家投资公司,可能有一两百家是开发矿业的。  不仅民营投资者不断涌入,而一些国企也开始纷纷开拓海外。印尼的煤炭储量位居世界前列。2009年12月2日,印尼维查雅集团和中国中鼎国际公司合作的朋古鲁煤电项目正式投产,一期60万吨/年,而二期90万吨/年也将于明年投产。“这是印尼第一个地下开采的矿井,也是中国第一家在这里开采的地下矿。”维查雅集团总裁洪贵仁介绍说。  维查雅集团是印尼知名的电力、石油、地产、煤炭生产和经营企业,而中鼎国际就是有110多年历史的煤炭企业萍乡矿业集团开拓海外业务的平台公司。双方的投资比例是50:50。中鼎国际印尼矿业公司总经理陆士敏说,2003年我们开始做海外煤矿业务,做海外业务是个战略定位。  其实,中鼎国际在马来西亚就已经建了一个产量30万吨的煤矿。“它起了个窗口效应的作用,有很多人看了这个项目之后开始找我们谈。当时也有些企业做过,但是就我们做成功了,煤矿是个高危行业,需要很高的技术含量,其他没成功的大概就是因为技术和管理。”  “成功的投资者不多”  然而,“中国企业进入东南亚成功的不是很多,会遇到很多的困难,我们也遇到很多困难,没有谁随随便便成功的。”陆士敏说。  王威威说,我们印尼很欢迎中国来投资,但问题是大部分文化不同,中国来的不了解我们的文化,再比如中国的公司在这里开厂,只用他们带过来的技术工人,这不是排华,而是文化上的差异。  “我用菲律宾的例子来讲好了,菲律宾人没有能力开矿,矿都是在深山老林里,生活在那一带的人都没有钱,也不知道怎么开采,中国很多人去开采最后失败了,就是不了解情况。首先要知道当地政府的情况;第二个是菲律宾民族的问题;第三个是游击队的问题;第四个是矿种的问题。这四个问题处理不好都会出问题。”陈明华坦言其中的艰辛。  陈明华说:“我比较幸运,我在印尼出生,我比较尊重当地人的习惯,印尼人和菲律宾人一样,我现在的金矿所在的地方一半是穆斯林,一半是基督教。这个工人我分作两派:上个月是穆斯林的斋月,他们不做工了,那么还有基督教的人在做工。为了平衡游击队的关系,我还请了游击队的一个小队长。”  不过,现在他不仅要向当地游击队定期缴纳保护费,而且还要向当地驻军缴纳。事实上,当地的官员腐败丛生。这些都需要打点,这在东南亚国家都很普遍。在陈明华矿山申请审批过程中,曾经有菲律宾高层领导人索贿。  而在投资过程中,自身因素也很重要。陈明华说,很多中国投资者不了解矿种、不掌握矿山的具体情况,也没有扎实的技术,往往投资失败,最终血本无归。  “第一合作伙伴很重要,我们和维查雅集团合作的时候也遇到很多困难,在双方的共同利益方面也一起解决;第二是要有自己的优势,跟别人合作,能做的项目都是优势互补,合作共赢。假如没有优势,竞争性就不强,别人对你的依赖就不高。”陆士敏表示。  “我们是(中国)南方的企业,地质条件相对比较复杂,这种条件下的矿井我们能做,但是北方的(露天开采)做不了。我们有相对的优势,印度尼西亚的地质条件和南方的近似,所以我们有市场选择的优势,同时因为国内鼓励走出去,我们现在主要是开采+代加工。”  文明解决文化差异  “镍矿我做了6年了,2005年的时候从3万美元,降到8000美元,现在又涨回来到一万多,镍矿一定会涨的,煤矿我们做了二十几年,一开始30多元钱,后来18元钱,现在又涨到80多元了。我们也没想到。”洪贵仁说。  而价格的攀升不断刺激投资者进入。“镍矿和中国五矿还在谈,要建厂,用新技术建厂,很多还没谈好。他们不想在这里开厂,只想要原材料,不想带机器。我们想用新技术,不用电而用焦炭,成本会省很多倍。”洪贵仁表示。  不过,印尼2009年颁发了新法令,该法案的主要内容包括,从2014年开始要求投资商开发矿产资源的每一个步骤,包括地质勘探、开采、可行性研究和项目建设,都必须得到印尼政府的批准;限制投资商在某些特定地区进行开采活动以保护该国的小型和中型矿业公司;要求投资者必须在印尼国内设立冶炼厂对矿产资源进行加工;以及将商业合同制度和经营煤炭矿物商业合同改为矿物商业准证等。  “印尼是让公民掌握资源的利益,增加各方面的友好。”陈泳志说,这样可以提高半加工产业,有机会上升到产业链更高的一个层次,明年菲律宾也可能出台同样的政策。  洪贵仁表示,以前我们做露天矿已经不赚钱,剥土比以前是1:4 后来是1:10, 越来越不能做了,矿是上面一部分,下面一部分。以前只要上面的,太浪费。现在也拿下面的。这样做印尼的矿产能维持3~4年,不然就没得做了。  “法律规定不能出口原材料,我们已经通过了洗选,通过洗选提高了煤炭加工的质量,在市场价格同等的条件下,优先运回国内。大的方面来讲这里资源丰富,而且中国是资源消耗大国,肯定有机会,基础设施方面,他们还在发展,这方面比较落后,合作的空间很大。”陆士敏表示。  其实,新涌入的中国投资者也引发当地的担忧。陈泳志希望不要再出现以前华商那样“张狂”的印象。“矿业要讲文明,好的交流是文明的平台,文化的差别需要文明来解决。投资也有道德的水平,不但需要技术,国家的政策是有限的,民间落实相当的效果才对,投资需要有诚意,有道德,有文明才能顺利,才能解决排斥的阻力。把所有差别化为文明来解决。”

ib一对一辅导

alevel数学难度

ib补课机构

ib课程有哪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