筒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筒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第一家共享单车要上市了永安行董事长孙继胜简历资料

发布时间:2021-01-08 03:28:46 阅读: 来源:筒灯厂家

孙继胜年近50岁,双鬓已有白发,穿着淡蓝色衬衫、黑色皮鞋,坐姿拘谨,一直保持着端坐,讲到兴起时身体会前倾。

当公众在讨论摩拜、ofo获得几轮融资的时候,同样是服务于公共自行车领域的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永安行”)8月7日IPO(首次公开募股),拟筹集6.444亿元人民币,不少人将其称为“共享单车第一股”。

而孙继胜则是永安行的董事长,随着永安行IPO消息的传出,其本人也受到比以往更多的关注。

温馨的象牙塔生活“早稻田”大学里成长

孙继胜,1988年进入河海大学电子仪器与测量技术专业学习。

在孙继胜的脑海里,母校河海大学留给他的印记有二:

一是“早稻田大学”,当时学校初建,所以周边都是稻田,而他们到校园的第一件事便是拔草,虽然当时吐槽不断,但现今也成为美好的回忆。

二是校园的伙食,当时的荤菜是限份的,大家索性便在宿舍用炊具自己做饭,其乐融融。这些都为大学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当然,孙继胜也积极参与到学生活动中,他曾是学生会宣传部部长兼传媒梯队的记者,那个年代,宣传海报完全是用手绘的,全靠自己一笔一笔画出来的。孙继胜最引以为豪的是,他凭借自己的特长还参与到学校礼堂灯光的设计中。这些经历,使个人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大学时期,是孙继胜读书最如饥似渴的时候。当时的图书馆虽然馆藏量不是很大,但他依然争分夺秒地阅读。这段时间,也是他真正用知识武装了自己的头脑。

放弃铁饭碗下海工厂倒闭资金链断裂

孙继胜常把自己的奋斗过程形容为登山的过程,这种过程就是一种不满足现状,一种好奇心,一种对未来的探索的过程。孙继胜1991年毕业的时候,作为当年的优秀毕业生及学生会负责人,他放弃了到国家水利系统工作的机会,去了一个仪表厂——一个常州本地的乡镇集体企业。

为什么放弃了铁饭碗选择了下海呢?孙继胜对记者称,“在企业里做些技术创新吧”。

在仪表厂,他从事的工作专业十分对口,工作得到了上级的认可。

实体经济企业在不同的时代都一样生存艰难,1993年,仪表厂经营每况愈下,没有订单、资金链断裂,没过多久,这个工厂倒闭了。这是孙继胜第一份工作。

1994年,年仅26岁的孙继胜创办了自己的公司——科新金卡,主营磁卡门锁、IC卡门锁的制造、加工,靠贷款20万元开始创业。

电子锁业务不温不火却收获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1997年,孙继胜作为自然人股东、科新金卡作为企业法人创办了第二家公司科新电子锁,这个公司主营业务为酒店、公寓、住宅用户、办公写字楼提供电子门锁,业务涵盖电子门锁系列产品研发、设计、生产、安装、售后,主要产品包括酒店电子门锁、门禁、电梯控制器、感应开关等,客户包括汉庭、北京大学学生公寓、北京前门建国饭店、上海陆家嘴花园等。

尽管如此,直到2015年,科新电子锁的净利润才169万元,总资产为3142万元。孙继胜称,该市场不大。

科新电子锁的业务在不温不火地进行着,孙继胜回忆,2006年-2010年的时候,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他爱好打网球和游泳,经常和朋友打球,每逢节假日,都能带家人一起出门旅游,周六周日陪伴家人的时间也很多。

直到2010年,孙继胜创办了永安行。有桩公共自行车需要电子锁,他们感受到自行车市场的机会。

孙继胜看好自行车出行市场,他认为公共自行车作为城市慢行、共享公交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绿色低碳、方便快捷、经济环保等特点,在解决拥堵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为市民“最后一公里”的交通问题提供了有效的解决方案。

一天开车上千公里拜访四五个城市

2010年,他42岁,身体状况已经不如第一次创业。

他放弃了休闲,陪家人旅游更不现实,一年有300多天在外出差,仅2016年他坐飞机的次数就有260多次,有时一天开车上千公里,拜访四五个城市。

人到中年重新创业,身边的朋友大多相劝,何必折腾,他苦笑。一开始创办永安行的时候,孙继胜想,如果公司的年营业收入达五千万元,就非常满意了。现在永安行拿到上市批文,中国的企业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登陆资本市场的只有三千多家。

创业初期,他常到处出差,向政府推广、演说商业模式,但是阻碍很大,因之前的北京奥运会、武汉等地公共自行车失败案例太多了。

杭州是国内较早看好公共自行车的城市。杭州公交公司于2008年5月1日起在景区、城北、城西范围内以公交首末站为核心,以名胜区、小区、商家、广场等为结点设多个试点区,并设置62个租车服务点。一年之后,服务点即达到799个,免费单车总数达到20000辆。市民1小时之内骑车为免费。杭州的成功试点和政府的支持,振奋了孙继胜推广公共自行车的信心。

2011年是最艰难的时刻,这一年,永安行承接了南通、绍兴、昆山、吴江、常熟等地公共自行车项目。

据孙继胜介绍,永安公共自行车有5000名运营管理人员负责车辆的安全检查和维修保养。

开创免押金用单车先河称无序投放影响城市形象

孙继胜在接受媒体公开采访时也指出了共享单车的问题,他称共享单车主要障碍是无序管理、无人维保,最后旧车无人回收(回收成本高),影响城市的形象和公共环境。

虽然孙继胜认识到无桩共享单车存在的诸多问题,所以在谨慎推进相关项目。去年11月份,孙继胜在成都先行试水,开始投放少量无桩自行车,正式加入无桩自行车战局,随后蔓延至北京、上海等一二线永安行有桩公共自行车尚未覆盖的城市区域。

据了解,永安行的共享单车可以通过手机密码或者手机蓝牙开锁,每半小时0.5元,“芝麻信用600分”免押金,开创了免押金使用共享单车的先河。孙继胜曾在公开场合表示了自己对押金的看法,“真正的共享单车就不该收押金,收押金的共享单车都是伪共享经济”。

截至2016年年末,永安行系统覆盖的市县(主要为三至五线城市及周边县、镇区等)为210个左右,累计建设约3.2万个公共自行车站点,投放约89万套公共自行车锁车器设备,骑行会员约2000万人,其中线上平台注册会员750万人左右。

唯一盈利的共享单车企业收入来源于政府和公司

过去一两年,虽然共享单车通过融资、烧钱的方式获得迅速发展,但其盈利模式的不确定一直饱受诟病。值得一提的是,永安行已经实现了盈利,招股说明书显示,2014年-2016年,永安行分别实现了6830万元、9336万元及1.16亿元的净利润,是公开数据可见的唯一盈利的共享单车公司。

从其主营业务来看,主要分为系统销售模式收入(自行车系统的设计、研发)、系统运营服务模式收入(提供系统的运营与管理,包括单车日常运营与调度等)、用户付费共享单车业务收入、骑旅业务收入四个板块,其中前两个板块业务收入占据公司99.8%营业收入份额,由此可知,公司的业务收入并非主要来源于用户,而是来源于政府或公司。据公司披露的2016年前五大客户中,其中至少两位隶属于政府机关单位,包括潍坊市公共自行车管理中心(潍坊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昆山市城市综合管理处。但这样的盈利模式对于摩拜、ofo等新兴共享单车来说,短时间内并不具备可模仿性。

孙继胜对永安行的经营思路、切入的盈利模式及对于有桩无桩单车未来发展趋势的判定,似乎给共享单车行业带来了一些思考,但永安行能走多远,其模式是否得以持续,还有待持续膨胀的共享单车市场的检验。

上海妇科医院_子宫肌瘤的护理要点

怎么做药流才能更安全

治疗银屑病要多少钱,南京皮肤病医院来解答

上海妇科医院:卵巢囊肿的预防方法介绍

上海冠心病专科哪家好:冠心病患者该如何午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