筒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筒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本网专访苹果CEO库克乔布斯文化将延续百年

发布时间:2020-06-28 11:10:15 阅读: 来源:筒灯厂家

世界上有很多公司,或因其目标宏大而存在,或因其目标多样而存在,或因其追求某一市场份额而存在。我们的目标较之简单得多,我们就是想做伟大的产品

我并不认为创新与钱相关。我认为创新是无法购得、无法指定的。创新深深植入于人们如何感受、有何想法、如何思考以及为何所激发之中

苹果之所以独一无二是因为它的文化。公司文化极其强大,完全关乎胆识、雄心、识人所未识以及创造人们还不知道是自己想要,而一旦拥有就再也离不开的东西

日前来中国访问的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CEO)蒂姆·库克于访问期间接受了本网记者专访。这次独家专访是库克出任苹果CEO以来首次接受外国媒体的访问。作为苹果公司高管,库克连续三年访问中国,表现出对这一市场的浓厚兴趣和高度重视。

库克讲话轻而不疾,笑起来也不会很夸张。在近1个小时的采访过程中,他表现出“恰如其分”的情商,比如在简要回顾2012年公司业绩时,停下来问记者是否需要翻译;理解对方的工作需要,主动表示“愿意回答你的任何问题”;有时记者的提问只开了头,他就心领神会地开始作答,且不会跑题;在记者试图刨根问底时,他温和地坚持原则,却也不忘幽默地赞一句“问功不错”;当工作人员提醒采访该结束时,他还是应记者的请求,又回答了三个问题。

“新产品会让你吃惊”

新华网:苹果在中国市场遇到一些竞争强手,例如三星,它在地域和文化上都更接近中国消费者。对此您怎么应对?

库克:我认为,世界各地的人们,无论其文化背景如何,都深爱最好的产品。我相信他们都喜爱将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轻松、更加美好的苹果产品。这是我们的目标所在。我对苹果在中国的发展感觉非常好。

新华网:最新传闻称,苹果将为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生产廉价手机。会是这样吗?出于什么考虑?

库克:我不会对我们未来的产品发表评论。我相信会让你吃惊。我们评判产品的方式是,一开始不会考虑成本和价格。我们考虑的是做出一件杰出的产品,一件我们自己都想拥有的产品。这是我们的目标。所以,我们在有了一个伟大的创想、能够向人们提供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的产品时,才会生产这个产品。我认为苹果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我们会继续这么做。

新华网:你们依然不做市场调查吗?

库克:当你依靠市场调查来设计产品时,出来的产品往往是渐进式的,典型的做法也许就是对已有产品做一些小的改进而已。事实上,iPh one(苹果手机)、

iPod(苹果便携式音乐和游戏播放器)、iPad(苹果平板电脑)无一出自市场调查。甚至直到今天,我也不认为M acBook Pro(苹果笔记本电脑)出自市场调查。所以,我们不会倚重市场调查来研发产品。我们会在了解顾客对我们产品的满意度、零售店的购物体验是否满意时参考市场调查。我们诚邀消费者提供反馈。但从产品研发的角度来讲,我们并不相信这一过程会产生惊世之作。因此,在这方面我们并不倚重市场调查。

“中国是非常重要的市场”

新华网:有无为中国市场设计产品的想法?

库克:我们设计的产品,如果你看一下我们近几个月发布的最新产品,包括iPad M ini(小型苹果平板电脑),iPhone 5(第5代苹果手机),iPod Touch(苹果音乐和游戏播放器)和iPod Nano(苹果音乐播放器),当然还包括M ac系列,比如iM ac(苹果台式电脑)和M acBook Pro,我认为对中国顾客都是极其出色的产品。它们没有一个会让你看了之后说不适合中国。我认为它们完全适合中国。我坚信,无论有何文化背景、来自何方,人们都希望拥有最好的产品。这正是我们为之不懈努力的。

新华网:在您与工信部部长苗圩的会见中,有无谈及苹果产品在中国上市滞后的问题?

库克:回顾iPhone第一次在中国和其他市场上市的时间差,你会发现这个时差已经缩小了。我感到双方都在为此努力。我们希望继续缩短这个时间差。

新华网:有无可能将来有一天您在美国以外的地方,比方说中国,发布苹果新品?

库克:有可能。中国对我们是非常重要的市场,因此我肯定不会排除这种可能性。我乐意有一天看到新品首先在中国上市。希望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这是我的渴望。我不会透露我们讨论的细节。但很明确,我希望如此。

“我们喜欢雄心和胆识”

新华网:您曾提到,苹果80%的收入来自60天前尚未诞生的产品(这是库克去年12月接受《彭博商业周刊》独家访问时提到的本网注)。这听起来既自信也有风险。这是一个常规的购物季安排吗?

库克:我们会在万事俱备的时候发布和销售产品,有时会赶上购物季。我们喜欢这样。但有时也会在一年中的其他时间发布。这样也可以。要知道我们的产品在购物季是很火的。但你无法开列创新时间表。我们希望在准备好的时候发售产品,而不是被迫做一些有可能不会是最好的产品。

对苹果而言,我们喜欢雄心和胆识。在研发新品时,当然希望全世界越快得到它越好。去年年底前几个月,我们业已开展的几项工作宣告完成。这样就可以发布所有产品了,想说服自己压下哪一样都很难。我不想预测今后会继续这样做还是不再这样做,但我认为这样做是正确的。现在去我们的零售店,就能看到所有这些产品以及人们使用、探索和发现自己能够用这些产品做些什么的兴奋表情。那段时间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事后,人们(苹果员工)会感到有些劳累,但那真是一段不可思议的时间。

新华网:您形容自己不是公众人物,不过近来频繁接触媒体,是否可以理解为希望或者不介意您的苹果风格为人所知?

库克:我的确是一个低调的人。这个描述是确切的。这仅意味着我不追求被关注。我认为苹果表达我们是做什么的、我们对不同事情的看法是很重要的。这是我们努力做的,而不是说我在过去一两个月中想要变得更公众化。但我认为由我们来说苹果是什么很重要。

我的生活非常简单。苹果是我生活的绝大部分,因此没太多时间做其他事。不过,我热爱苹果,热爱苹果员工,所以没关系啦。

“苹果人不循规蹈矩”

新华网:很少有人能否认苹果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下一步苹果打算改变我们什么?

库克:(大笑)可以确定的是,苹果不缺创造力。人们一直在创想更多无双产品。我们的产品线极为强大。我们为创造伟大的产品而生。这一点将不会改变。这是我们的创业之基、立身之本。我想你们会很满意将要见到的东西。

新华网:我们的客厅会发生什么变化?(有传言称苹果将推出电视产品本网注)

库克:(大笑)嗯,你们现在可以在客厅用iPad嘛。(笑)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我不会具体说什么,但你可以打赌我们会推出很棒的东西。(很快?)我不能细说。

新华网:苹果想要的是什么样的员工?

库克:我们要找的人应该非常有热忱,聪明、不循规蹈矩,真心想做出伟大的产品,对杰出有很高标准,有“产品不惊人死不休”的追求,想要做出一生最好的事情,能够与他人合作,相信讨论和激辩比单枪匹马能做出更好的产品。我们要找的就是具备这些特性的人。如果你去我们的零售店,就可以看到并感受到员工的活力,得到他们的帮助,感受他们的聪明伶俐、别出心裁和对一切的热情。我们苹果人就是这样的。

“我们生而为创新”

新华网:很多人认为苹果等同创新。可以说创新是苹果的生存之道吗?

库克:是的,我认为这个表述非常准确。我们生而为创新。如果你看一下苹果对世界的贡献,那么最大的贡献始终是它的产品。我们也捐赠其他的东西,也做出了其他贡献,但最伟大的贡献是我们的产品以及人们用这些产品做的事,因为苹果产品使得他们可以做以前无法做到的事情。所以,没错,苹果确是以创新为生。

新华网:能举例说明苹果如何保持创新吗?

库克:如何保持?我们雇用相信创新的人为苹果工作。我们的文化滋养创新。我以保护这种文化并确保创新始终是我们的行为指南为己任。世界上有很多公司,或因其目标宏大而存在,或因其目标多样而存在,或因其追求某一市场份额而存在。我们的目标较之简单得多,我们就是想做伟大的产品。而伟大产品的本质一定是创新。我不记得有什么产品还没发明出来就是伟大的。产品和创新是密不可分的。这始终是苹果的核心。

新华网:创新与投入的关系有多大?

库克:说实话,我并不认为创新与钱相关。我认为创新是无法购得、无法指定的。创新不是你在公司里挂一块创新部的牌子就能拥有的。我认为创新深深植入于人们如何感受、有何想法、如何思考以及为何所激发之中。如果创新很简单的话,那么人人都可以创造出像苹果这样的产品,因为有很多公司都很有钱。创新是买不来的。苹果之所以独一无二是因为它的文化。公司文化极其强大,完全关乎胆识、雄心、识人所未识以及创造人们还不知道是自己想要,而一旦拥有就再也离不开的东西。这些都是其他公司买不到的。你买不来某种感觉或文化。我想这也是令苹果独特的事情之一。

新华网:怎样获得创新能力?

库克:实际上,我想将此归功于当初史蒂夫创办苹果公司,因为苹果在某个阶段可能偏离过方向。我认为苹果始终等同于创造伟大的产品。史蒂夫重返苹果的第二个10年期间,苹果得以重新激活并提升至一个全新的层面。我认为,从一开始苹果追求的就是做大胆、有雄心的事,为人们做到不可思议的事提供产品。我认为公司做到了这一点。

“我对乔布斯的怀念胜过一切”

新华网:苹果如何对待乔布斯的精神遗产?

库克:我爱史蒂夫,我每天都在想念他。我认为他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有着不可思议的多种特性组合。而且,我认为他是独一无二的,此后世上再无乔布斯。但对我而言最主要的是,他是一个朋友。我对这一点的怀念胜过其他一切。他最伟大的贡献,或者说最伟大的精神遗产,是他留下的文化及其深度。这不是风能吹走的,也不是雨能冲掉的。它深深地植根于苹果成千上万的员工心中,关乎我们怎样思考、怎样工作、怎样看待这个世界。所以,我认为他的基因,他的基础,将继续存在公司中。而且,以我的观点,将延续数十年甚至上百年。保护这种文化,于我而言,和捍卫你所说的精神遗产同等重要。

新华网:库克时代的苹果有什么是从未改变的?

库克:嗯,这问题更为重要。公司中最重要的东西都保持不变,例如我们的行动指南,每个人都在尽全力创造世界上最好的产品。这是推动公司前进的力量,也将永远是公司的根本。

新华网:乔布斯生前从未到过中国,但在中国有大批拥趸。您有没有跟他谈过自己的中国之行?他怎么看?

库克:我不想替他代言,那样做也不合适。当然,我总是会跟他讲我的中国之行。为中国消费者服务始终是苹果的目标。这一点可以从我们开设的零售店、我们与中国联通(600050,股吧)和中国电信的商业合作、我们与百度、优酷、腾讯的合作以及我们在操作系统中整合了很多中国公司得到印证。中国是我们唯一这样做的国家。所以,关于中国市场重要性的想法不是去年才有的,我们已为此准备多年。

新华网:您带领苹果走向未来可能面临什么样的挑战?

库克:我不这么看。我完全不这么认为。我有此殊荣领导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公司,我们都在非常勤奋地工作,创造旷世之作。我的部分职责是解决问题,但最主要的职责还是创造更多最好的产品。我是这么理解的。(记者黄燕 记者杨春雪对此文亦有贡献)

Google Chrome下载

谷歌浏览器

Google浏览器下载

Google Chrome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