筒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筒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孩子也在打天下

发布时间:2020-03-13 17:09:04 阅读: 来源:筒灯厂家

马役军

曾像锁链一样禁锢上一辈女性的传统习惯和传统意识,再也不能束缚今天的中国女性了。她们潇洒地与传统的女性形象告别,同时告别那些缠人的清规戒律,像男人一样,甚至以超出一般男人的勇气和智慧,走向了社会,走向了新的生活。

那一年,一曲风靡了960万平方公里的古老神州。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哇,

往前走,莫回头,

通天的大路九千、九百、

九千九百九哇……

曾几何时,是男人们在打天下。女人是男人的后方。

有很多很动人的话:“男爷们儿下井了,男人就成了女人的海;男爷们儿上井了,女人就成了男人的岸。”

“男人承包社会,女人承包家庭。”

于是,男人与女人之间就形成了这样的格局:男人在外面打天下,女人在家里锅台转;男人成了冒险的勇士,闯海者的象征,而女人就成了歌中唱的“小小鸟”,在男人和家庭的庇护下,“怎么也飞呀飞不高”。

这似乎是约定俗成了。

中国的改革开放解放了人。而被解放的人群中,变化最为明显的却是女性。不知这是不是属于“压迫越深,反抗越重”的规律。

一切都来的那么突兀,又是那么自然。女孩子也在打天下,可以写一部精彩的长篇。

我曾写过一篇报告文学,记述的是深圳30万临时工的故事。在这30万深圳临时工中,有25万女临时工。如果你到深圳的一些出口加工区,随上工与下工的人流放眼望去,几乎满目皆是年轻的女性。

深圳是个女性的世界,这并非言过其实。

没有女性就没有今天的深圳。这不仅仅是指那些为建设开发深圳每天都要付出心血和汗水的25万女临时工。

在深圳一座座华丽的高层建筑中,在一间间装修高档的商社里,那些操着普通话、广东话、英语、日语,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的“白领丽人”,那些在自由市场上拿计算器,把南来北往的商品调来调去的“女老板”……这些活跃在深圳的女性,为深圳这个“钢筋水泥的丛林”,点缀上一片绚丽的色彩。

当这些年轻的女性,离开祖辈厮守的故土,带着令人激动不已的“淘金梦”来闯深圳的时候,也是一种冒险。她们并不知道深圳是一块怎样的土地,等待她们的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生活。当一切都还是未知的时候,她们就毅然决然的南下了,离开了她们的父母,离开了她们的兄弟姐妹,离开了她们熟悉的故乡,到那块陌生的土地上去闯世界。

这其中,还有很多的知识女性。她们走进深圳,付出的也许更多。

我在深圳采访中,遇到过一个来自上海的女大学毕业生。她叫朱萍,是学机械加工的。问起她为什么学一个看来应该属于男孩子的专业,她说她自己也不清楚。

当时,整个社会重理工,轻文史,父母替她定了方向,老师为她选择了专业,她也就糊里糊涂地进了考场。千军万马都挤这一座独木桥,成功的概率就相对减少。她没有被她填的专业录取,却成了一所大学机械系的学生。

进了课堂,捧起了书本,她才发现她是进对了庙却拜错了神。她喜欢的是文科,更确切地说,喜欢企业管理,喜欢那门可以驾驭人,可以驾驭商品经济大潮的学科。

苦恼中想跳槽,可现行的教育管理体制条块分明,容不得人的个性自由发挥。她只好在一个她并不热爱的氛围中渴望着,苦熬着。好不容易将就到毕业,她被分配到一家工厂,可工厂又很不情愿接受一个女大学生。

她被激动了。在等待重新分配的时间里,也许是为了散心,也许是为了寻找一个梦,她只身一人来到深圳。几天的时间,她发现了一个崭新的天地,一个可以容人施展才华、创造新我的天地。

对她来说,这似乎是一个已经很熟悉的天地。站在国贸大厦的最顶层放眼望去,一个现代化新城正拔地而起。想到她已经在内心暗下的闯深圳的决定,她的心就震颤不已。

这也许是她人生中最关键的一次转折,是一次她从未体验过的人生冒险。过去,一切都是父母说了算,老师说了算,任何事情她都不必做主。而这次,朱萍要为自己做一次主人了。

她按照街边广告栏上登出的招聘启事的地址,凭自己的外语和公关能力,自己登门找了一份秘书工作。虽然她只干了一个月。但她对工作已经得心应手了。正在满意的老板准备为她加薪的时候,她却觉得这里的环境对她的发展并不合适。于是,她炒了老板的鱿鱼。

就这样,她一连换了三份工作,终于找到了一个理想的工作,为一位美国商人做中国代理。

那天,在一家并不豪华但是却很温馨的小酒店里,她告诉我,直到今天,她的父母和老师同学似乎仍不能理解她。为什么放弃上海家里舒适的生活条件,自己一个人到深圳来吃苦,来冒险。

“我觉得,也就是在深圳这几年中,我长大了,成熟了,我才感到我没有白白来到这个世界上。在上海家里,我们自己有一栋小楼,爸爸妈妈是高级知识分子,就我这么一个女儿,我可以有享不尽的清福。但是,生活太安逸了似乎也就失去了吸引力。我想活得有点色彩。

“给外国佬当代理也不是个舒心的差事,尽管可以挣美元,而且数额可以超过一般人的想象。但毕竟不是我个人的事业,我这辈子一定要给自己当一次老板。

“有人说我性格太浪漫,太富于幻想,其实,人如果不浪漫,没有幻想,也就不可能去冒险闯世界。太实际的人,就会囿于已经成就的事业和环境心满意足。的确,我是一个不愿意满足的人。什么都不满足,真的。”

这次交谈是三年前的事。去年,当我又一次来到深圳,见到她的时候,她真的成了自己的老板。

朱萍自己投资40万元,开了一家精品商行。我到她的精品店转了一圈,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那天晚上,她请我吃饭。我看她神情有些忧郁,便问她原因何在。

她告诉我,今天炒股票赔了七八万。

她挥着手说:“算了,不想它了,来得快,去得也快。喝酒!”

她站起来,拿起话筒,卡拉OK响起一首熟悉的乐曲,我知道是她点的。这首歌是……

人生难得一回潇洒。

按别人说的做惯了,自己为自己做一次主人是潇洒。

打破已有的平衡,来一番躁动是潇洒。

走出和谐和宁静,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闯世界是潇洒。

弃一个旧我,造一个新我,洒脱地活一回是潇洒。

冒险,为自己开辟一个崭新的天地,是人生的大潇洒。

在一次会议上,中国纺织工业部部长吴文英,一反过去身着灰蓝色的打扮,穿上了白底小黑花的时装上衣和旗袍式的黑短裙,引起人们的注意和纷纷议论。

也许与多年来,“怕脱离群众”的传统有关,也许是怕人说“资产阶级思想严重”,也许是受“穿衣戴帽应和身份相称”观念的左右,中国官员的穿着是最为保守的。即便是中国的老百姓早就穿上了五光十色的时装,他们依旧是“正统”的服装裹身。

吴文英没有顾忌别人的议论,晚上看节目时,又换上了蓝底白点的夜装。

第二天,她换了一套土黄色小碎花短袖衫。

四天的会议,她没有穿重样的衣服,成为该次会议的一大新闻。

这实在不应该成为新闻。

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的官员,做人总是谨小慎微,前瞻后顾,生怕哪一句话说得不得体,哪一件事做得不地道,让人议论说闲话。他们好像不是为自己活着,而是为别人活着。看领导的脸色行事,照领导的好恶做人。于是,一切都不能按自己的意愿行事,于是,在最起码的穿衣戴帽上稍微随心所欲,也成了一种“冒险”。你说,这算不算一种悲哀。

好在这一切都在发生变化。中国的女性不仅开始随心所欲地装扮自己,美化自己,而且还和男人一样,登上从政的舞台。

据最新统计的信息表明,目前中国467个城市中,已有150多名女市长。一支女子从政大军正在中国悄悄地出现。这表明,在政治这座险峻山峰上攀登的人群中,已经挤进一支女性的队伍。她们同男性一样,勇敢地承担起政治的风险。

这是中国社会一个伟大的进步。

我采写报告文学的过程中,接触了许多闯出国门的女性。她们都是一些比较优秀的中国女性,否则也难以引起外国人的青睐。当然对于她们这种外嫁的动机和行为,人们众说纷纭。但不管怎样,她们是富于勇气的。走向一个陌生的国度,尽管也许是为了追求享乐和金钱,但那毕竟是一种渴望改变自己的环境、改变自己的生活的追求。它需要人们去冒险,而且这种“冒”有时是没有退路的。

中国人对于外嫁的中国女性,似乎比过去少了些偏见。其实这也代表着一种社会进步。

从历史上看,没有流动就没有生命,就没有我们这个世界。人的生命是在流动中创造的,同时,流动也创造了人类的爱情。

中国人冒险走向世界,这是一种带有渴望或者冲动的追求;而外国人也在走向中国,他们也希望了解这个神秘的国度。

中国人的感情世界,在世界各民族的感情档案里,可以说是很僵化、很保守的。几千年修炼的传统礼教和道德修养,阻碍了中国人的感情流淌,封闭了中国人的感情世界。所以创造中国人新的感情境界,需要有人带头冒,需要有人第一个吃“螃蟹”。

感情与理智的新的融合,会塑造中国人新的形象。这意味着一个世界性的宽容的环境正在出现,意味着在一个对于感情较为宽松的氛围中,人种和国籍的界限,几经人们冒险的抗争,正在被合乎人性之爱的情感所冲破。

中国的女孩子也在打天下。打自己的天下,也打中国的天下。

高压牙棒DIN976级别12.9级规格M10M36材质40Cr

8.8级外六角细牙螺栓

不锈钢紧固件

不锈钢垫圈生产厂家

相关阅读